图片新闻
    在线念佛
    在线诵经
    《缘起赞论略释》
    发布时间:2012/1/3 7:40:53  点击次数:3180  来源:菩提佛网

    至尊宗喀巴大师著

    法尊法师译并释

     

    敬礼缘起性,证已悟他者,谨依先觉释,略述少分义。

    今者此中略依二论解释宗喀巴大师所造《由说甚深缘起门中赞大师颂》。二论云何?谓一切有情无上亲友妙莲花手现苾刍相第二世DL喇嘛僧海法王,及末运悲摄有情住持正法无能比对具慧法增大善知识所造者是。

    将释正义,文分三科:第一科、论首起义。第二科、论中文义。第三科、论终总结。

    第一科、论首起义分二:一、释论名。二、释归敬。

    一、释论名

    由说甚深缘起门中称赞无上大师世尊善说心藏

    善说心藏,是论特名,由说等字,是论等起。

    称赞者,谓由信敬发叹美言。此有二种,谓增益赞及实德赞。今是第二。

    所称赞境,谓无上大师释迦世尊正等觉者。无上等义,论中广说。

    称赞门者,复有多种,谓赞佛身相好等事,或赞佛语转教等事,有赞佛意智悲等事,有赞佛业化度等事,有赞佛德神通等事;或说事赞,或举喻赞,如是等类,难为尽举。此中所赞,谓说教法。佛说教法,广有显密大小三藏十二部等无量差别;然其正宗,意在治惑。烦恼根本,无明是极;能治无明,唯有缘起。故以此赞,为最胜赞。如是教理,论中广述。

    言甚深者,谓难测、难度、难通达义;缘起、性空互助无违,为中观宗之特唱,唯识学者犹不忍受,况余小外;故成甚深。此甚深义,论中广说。

    言善说者,略具四义,谓具法、具义、随顺涅槃非顺生死、顺断烦恼非增烦恼,名四辩才。如《宝积》说。言具法者,谓文句无过具八支德等。如《瑜伽论》及《庄严论》说;言具义者,谓非无义绮语等类,能引现法、后法利义,又能引发最胜生事、决定胜事,又能直接或复间接宣诠无我,引导所化趣三菩提;顺涅槃等,易解不述。

    言心藏者,是心要义;谓此赞论所说,是一切善说教法中最极究竟心要深义,故此能说之论亦立心藏之名。离合训释,恐繁不述。

    二、释归敬

    敬礼尊重妙音菩萨

    能礼者,是宗喀巴大师;所礼者,是曼殊菩萨;敬礼,是事。由清净心,殷诚恳到,非唯虚言,故名曰敬;信相应思,发动身语二种敬业,是名为礼。书中列礼,是语非身。

    言妙音者,是曼殊室利菩萨之异名。言尊重者,是师长之尊称。宗喀巴大师,亲蒙菩萨现身垂教,故称菩萨是尊重师。

    论首归敬,略有二义。一为顺诸先觉造论正规先礼二种师,谓本师及释师,又为随顺藏王制式,首礼曼殊菩萨,表诠慧为上首、论藏所摄;二于论首先礼本尊,表心所依,并祈加持,为令所造得善圆满。是故论首,应先归敬。

    第二科、论中文义分二:甲一、由说缘起门中称赞能仁。甲二、结述造论因相福德回施。

    甲一、由说缘起门中称赞能仁分三:乙一、总标。乙二、广说。乙三,摄义。

    乙一、总标

    由见说何法,智说成无上,胜者见缘起,垂教我敬礼!

    善慧名称我今敬礼。

    问:所礼者何?答:战败烦恼、五蕴、天、死四魔,胜者薄伽梵。

    问:何功德故,而敬礼耶?答:由彼胜者,内自证见深缘起道,复为悲悯诸有情故,以自在力方便宣说,殷垂教诲令起修证。

    问:具是功德有何殊胜?答:由见缘起、自在演说,即建立彼所有智、说为最无上。能如是见及自在说,唯佛世尊,更无余者,是故此德最为殊胜。

    何法二字,目其缘起。缘起有二,谓有为法因缘生故,说为缘起;诸无为法观待自分所施设故,说名缘起。此亦性宗之特唱。

    又前半颂,显示所赞应具之德及具其德是应赞理;次后二句,显具彼德所称赞境及自殷重伸诚礼敬。

    又见缘起成无上智,是佛自利究竟功德;宣说缘起成无上说,是佛利他究竟功德。由佛世尊双具二德,是故智者,应伸礼敬。

    此颂总说全论纲要。见说缘起,成无上义,下文详释。

    又凡经论,若显若隐,必具四义。谓所诠义、所为义、所为究竟义、系属义。今此论中,甚深缘起是所诠说。由于此论闻思断疑通达甚深缘起道理,是所为果。次由修习缘起深义,究竟圆满断二障尽、证等正觉,是其所为究竟果义。此中后后,要依前前,乃至所诠要依能诠,方可得有,此是论中互系属义。又系属义,略有二种,一同体系属,二因果系属。能诠论文与所诠义,是初系属;所为属于所诠,究竟果事属于所为,是因果系属。

    乙二、广说分二:丙一、由缘起门称赞之因相。丙二、正赞。

    丙一、由缘起门称赞之因相分二:丁一、明缘起能断生死流转根故是圣教心。丁二、故叹美中由缘起门赞为第一。

    丁一、明缘起能断生死流转根故是圣教心

    世所有衰损,其根为无明;见何能还灭,是故说缘起;

    尔时具慧者,如何不了知,尊圣教心要,即诸缘起道。

     

    言世间者,略有三种,谓有情及器、正觉世间。后一非实,此取前二。器是外境,故重于初。有情衰损略有三种,即三杂染,谓惑业苦。惑有三十及彼相应;业指有漏,犹(1)非福;苦有多种,谓三苦、六苦、八苦,乃至六道各别所有,或由生得、或由境致,如是等类,无边可得。然其根本,谓于人、法,执为实有、自性成就,俱生我执根本无明。如《宝鬘论》云:「乃至有蕴执,彼亦有我执,有我执作业,由业亦有生。」《入中论》云:「烦恼诸过失,皆从我见起。」法称论师云:「痴是过失根。」如是教证难为尽举。由此有故,行等诸支次第当起。如经云:「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乃至大苦聚。」龙猛菩萨云:「诸因缘生法,分别为实有,说彼为无明,十二支次生。」此宗所许俱生无明,谓于缘起诸法执为实有自性之心,非他宗所共许。

    问:如是已说无明为众过本,断彼方便云何?答:要由了解缘起实性为无自性、唯待缘有宛如幻化,达此理智,正治无明;由是因缘,有支还灭,是故,能仁佛薄伽梵说能对治、缘起方便。如龙猛菩萨云:「由智修彼性,当灭除无明。」提婆菩萨云:「由见境无我,能灭诸有种。」月称、静天皆说此义。理亦善成。谓达缘起慧,与彼执实无明同一所缘、行相正反,及是能证境界实性无谬心故。此中能治所治,必须同一所缘、行相乖反,不尔,则无对治能力,如瞋不治慢、信不治勤耳!

    又如上说,无明缘行乃至生缘老死,是流转法;由慧为缘,无明则灭,无明灭故,乃至老死皆灭,是还灭法。由其修习此还灭缘起甚深理故,是为趣证菩提涅槃最殊胜因;尔时智者,何不了知缘起胜道为能仁圣教究竟心要?定当了知、无所迷惑。如《寳积经》云:「性空寂静无生理,由无知故转诸趣,悲者以诸方便法,及百理门第令入。」佛又说云:「我得深静离戏论,光明无为甘露法,任为谁说终不解,故应默然住林薮。」龙猛菩萨云:缘起为胜者,甚深宝藏语。」如是等教,难以枚举。

    又尽如来所有教法,或直或间,皆是引导趣此甚深缘起道理;然因机根有熟、未熟,故佛说法有了、不了。此亦大师遍智特能。

    又初半颂显示无明为众患本,次半颂显唯说缘起方能断除,后一颂显由上义故,缘起道法为圣教心,是故智者应善通达。

    丁二、故叹美中由缘起门赞为第一

    如是于依怙,稀有称赞门,除说缘起外,谁能得余者?

     

    言依怙者,是为有情作归依处、救护众生离苦恼义。略具四义,是真应归。谓自己解脱二障系缚,能为他说解脱方便,于诸有情等运大悲,不计亲疏普为饶益。又《瑜伽论》说由五处观察所归,恐繁且止。佛薄伽梵具一切德,是故此中称为依怙。

    称赞佛门虽有多种,其最稀有,除说缘起深道理外,谁有智者能得余门?何以故?缘起深道是圣教中心藏处故,如前颂说。是则宣说缘起经论,为教心藏;能达甚深缘起道智,是证心藏。离教证外,更无正法,故正法心即缘起理;由此称赞成最稀有,龙猛菩萨于《中论》首及《如理论》,皆由此门赞礼能仁。

    此上三颂,摄其总义谓:断生死根道,缘起成教藏,能仁由说此,智者应称赞。此乃僧海法王所说,以下摄尽应知。

    丙二、正赞分二:丁一、由见说缘起门中总赞。丁二、由说缘起门中别赞。

    丁一、由见说缘起门中总赞分三:戊一、由见说缘起故赞胜外道大师。戊二、正赞见说缘起。戊三、摄义。

    戊一、由见说缘起故赞胜外道大师分三:己一、显由说缘起成教授第一。己二、能断戏论网者。己三、赞说缘起成无上者。

    己一、显由说缘起成教授第一

    由彼彼依缘,说彼彼性空,离此更何有,稀有善教诲?

     

    欲先成立教为无上,次成大师无上易知。故说此颂。

    言彼彼者,是泛说词;谓诸有为无为、有漏无漏、内外世间色心等事,如是等类,皆依缘有,故佛世尊说彼彼法自性本空。是自性空,即法实性,甚深寂静光明无为,远离一切戏论边际。由性空故,不堕常见;由缘起故,离断见失。此二无违,更互助成,由此能令有情成熟及与解脱;故离宣说缘起教外,更无稀有殊胜教诲。

    缘起性空互相成义,如《龙王请问经》云:「缘生即无生,彼无生性故,依缘故说空」;龙猛菩萨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又云:「是即无自性。」其证非一。

    己二、能断戏论网者

    愚者执何法,坚固边执缚;智善彼即是,戏网尽断门。

    愚者二字,指下三宗。何法,目于缘起深法。边执,谓常、断二边之执。此二执缚,由执缘起计有自性反令坚固。婆沙遍计,有为无为内心外境一切实有,是其常执;虽有自性然许变坏,又复不许法空真如,是断执边。经部虽说无为假有,然执有为自性非无,是常边见;自性有坏及非空性,是断边执。唯识虽说外境等事,唯心所变无实自体,然说内心及圆成实实有自性,是彼常见;实自性心许为变异刹那不住、及说外境皆非有等,是其断执。此等深义,待译《辨了义不了义》时当广解说。

    又诸智者,中观宗师,由其善巧彼缘起义,即是永断一切戏论网缚妙门。何以故?由缘起因,能善抉择一切诸法自性空故。《入中论》云:「是故由此缘起理,能断一切恶见网。」宗喀巴大师云:「诸余有情,由依因缘执有自性故成系缚;诸善巧者,即依彼因缘遮有自性,于无自性发决定智,能断一切边执网缚。」故缘起因,成无自性,是极稀有善巧方便。

    又缘起因能双除常、断二执,故诸智者数赞缘起为理中王。《中论》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其所生法是宗前陈,空假中道是宗后陈,因缘生故是能立因。空遮常边、假堵断失,二边双遣,果是中道。又空一事,即是假中;乃至中道,亦是空假。体实为一,遮显说三,非离空假外有中道。又此三事同由一因,言「三体别」,应知非理;论文自说,即空亦假亦中道故。又如《回诤论》云:「诸说空缘起,中道是一义,第一无等说,彼佛我敬礼。」(旧译此颂稍有误失。)

    己三、赞说缘起成无上者

    此教于余未能见,故唯称尊为大师;外道窃名以饰赞,如于野干呼狮子。

    稀有大师稀有依,稀有胜说稀有怙,极善宣说缘起教,于彼大师我敬礼。

    若译五字,应作是说:

    此教余未见,唯尊名大师;外道亦饰赞,如于狐唤狮。

    稀有大师依,稀有胜说怙,极善说缘起,我敬礼大师。

    由前二颂成立所说甚深缘起为无上已,今成能说缘起教人亦为无上;此无别因,即以所说缘起为因。

    尊之一字,意指释尊,藏文原为汝字。梵藏等处,言汝非轻,虽自云我,亦非是慢;然在华夏多重恭避,为顺世故,改译尊仁。

    言大师者,是自亲证、转教他义。于余宗派,胜、数论等,倒说无因、或说邪因,迷惑有情堕常、断处,未见能说无上甚深缘起道理,故唯称尊释迦能仁为无过上最胜大师,非诸外道。《深密经》中说转*轮唯佛世尊,非余人天魔梵能转;《赞应赞》中,亦由能说染净因果流转还灭甚深缘起是佛特法,非诸外道能说是事;又马胜苾刍,亦说佛说缘起生灭,舍利、目莲悟证圣果。如是教、理不可穷尽。

    问:若尔,何故劫昆罗仙、鸺鹠仙人及足目等诸余外道亦称大师耶?

    答:彼诸外道,由其弟子谄诳令喜,知无实德,故窃此名、妄以饰赞;非彼外道实有其德。如知野甘无狮子相,唯托假名,呼为狮子。

    由上教、理,证知释尊,为极稀有大师导者,亦是稀有真归依处,能说缘起是胜说者,亦是众生同一慈父稀有怙恃,故我善慧名称吉祥,信心引动三业,殷诚敬礼极善宣说甚深缘起道理无上大师。

    又由自内断证德圆、悲悯有情说缘起道,是大师义;能施有情无畏安乐,是依怙义;所有宣说知、断、证、修,无有敌者能求过失,具四无畏,是胜说义;又由种种猛力和柔善权方便,对治所化种种过失,是怙恃义。此四种事,唯佛具足,故叹稀有。

    以上四颂,总摄义云:诸法缘起故,说即自性空,此说成量故,大师说无上。

    戊二、正赞见说缘起分三:己一、见说性空为缘起义。己二、显示未能如是知者即是未达圣教心要。己三、显示知已于大师处生起定量所引信敬。

    己一、见说性空为缘起义分二:庚一、广说。庚二、摄赞。

    庚一、广说分二:辛一、显示不许空与缘起是一义者即未能达能仁所许。辛二、成立空与缘起一体即是能仁许中第一。

    辛一、显示不许空与缘起是一义者即未能达能仁所许

    恒作饶益者,为益众生故,说教藏空性,无比决定因,

    谓缘起道理;见相违不成,此于(2)尊教法,如何能了知?

    最初一句称赞如来,谓佛世尊昼夜六时,恒以佛眼观察世间,谁苦谁乐、谁增谁减,谁向恶趣、谁趣涅槃,熟与未熟、时至未至,随其所应,摄益诲导;未其信者令住信德,乃至已成熟者,令得解脱。如律藏云:「假使大海潮,或失于期限,佛于所化者,济度不越时。」是故诸佛名饶益者。

    言教藏者,此有二说:一谓空性,二谓缘起;俱不相违,同一体故。

    无比决定因者,谓成诸法自性本空决定因中,唯缘起因力大无比。

    见相违、不成者,谓说诸法自性本空、是缘起故,尔时内道唯识等宗见此正因有相违过;诸外道见因不成。何以故?诸外道众,或计诸法自然而有、或计大梵自在等造,或计神我、或计宿因,如是等类无量差别,总其根源,谓迷缘起;内道余宗,不许缘起摄诸无为;有为虽许是缘起法,即由缘起执有自性,故于前因,见相违失。

    贯文释曰:恒作饶益能觉者尊为利益诸众生故,宣说甚深极难通达圣教心藏无上空性;又为成立此空性故,说缘起因、为诸无过决定因中最胜无比;然内余宗及诸外道,于此正因见有相违、不定、不成种种过失;此等乃至未舍如是如是谬执以来,如何能得了知圣尊教法心藏?定不能知。

    又此二颂,是一重因。谓余宗及诸外道(前陈)如何能了尊教法藏?定不了知(后陈)。佛饶益者,为益众生,说瓶等法定非谛实,缘起性故;于此能成教藏空性无过决定无比正因,见有相违不成过故(因)。诸余教证,恐繁且止。

    总摄义云:缘起因道理,定教藏空性,见相违不成,岂能达尊教。

    辛二、成立空与缘起一体即是能仁许中第分三:壬一、若许性空一切能作所作皆成否则不成。壬二、说一切法由缘起因故自性空。壬三、即由此理大师说是无上说。

    壬一、若许性空一切能作所作皆成否则不成分三:癸一、许性空者一切事成。癸二、余者不成。癸三、以是因缘赞叹见缘起理。

    癸一、许性空者一切事成

    尊许若时见,空即缘起义,性空与成立,作所作无违。

    自性虽空,一切能作所作作用悉皆成立,是尊所许。何以故?宣说缘起性空二谛、远离一切错误垢障无上无等能仁大师,许若有人若时能见自性空理、一真法界即是缘起诸法真实,彼观行者尔时即见一切诸法自性本空、然于世俗因果取舍能作所作一切作用悉皆成立,非仅不违、实极顺故。龙猛菩萨云:「若许有空性,彼一切得成。」月称释云:「若许诸法自性空者,于彼宗中,所说一切悉得成立。」一切二字,指三宝、四谛等。

    未达此义、一向有云「即真即俗」者,徒道于言耳。

    是故应知,有为诸法依因缘生说为缘起,诸无为法观待所依假施设故亦是缘起;是缘起故,必须待他,于此道理,起决定智;即由此智增上力故,于一切法自性空理,定智亦生;于此二谛甚深道理励力修习,多修习故,见诸法时,任运能知自性本空、现前显现犹如幻化。如是一心双遣二执,是为观力圆满分齐。设于现法不能现证,然于后世一切生中,闻说缘起性空之名,即能醒觉正见习气,于一切法深知如幻,俱断一切染爱贪着。

    又为速证胜义谛故,自然发起净障集福善妙加行。若是显教根性有情,定当速入极欢喜地;若是密乘根性行者,亦当速证无上菩提。以出离心及菩提心,摄持修学真实正见,是解脱因及菩提因。诸有智者,谁不勤学,虚耗人身、令空无果?发理繁多,且不申引。

    癸二、余者不成

    若见反彼者,空则用不成,有用则无空,堕苦恼险处。

    此颂仍承前文颂中「尊许」二字,谓尊亦许,若有众生见与彼颂所说二谛甚深道理成违反者,彼诸有情,或是内道、或是外道,决定迷堕常、断二边苦恼险处。何以故?由彼有情,执一切法,若无自性,成毕竟无;故于彼宗,自性空已,一切作用悉不成立,堕断见边。又彼有情,见诸作用现可得故,便执诸法自性是有;故于彼宗,有因果等作用已,则性空义悉不忍可,堕常见处。

    又彼不达性空深理,虽许缘起,亦不成立。龙猛菩萨云:「若不许有空,彼一切不成。」要是性空才有缘起,性既非空,无须待他,故诸作用悉不成立。如龙猛菩萨云:「汝若见诸法,从自性有者,如是汝则见,诸法无因缘。」

    癸三、以是因缘赞叹见缘起理

    是故于尊教,极赞见缘起,彼亦非皆无,及以自性有。

    是故二字,承前两颂正邪得失,谓以是故,若有如理观行学者,能善通达甚深缘起,是尊教中诸佛菩萨之所赞叹,由彼善能离二边故。经云:「若见缘起,彼则为见一切诸法;见诸法者,即见如来。」龙猛菩萨云:「若有见缘起,彼即见诸谛;谓苦谛集谛,灭谛及道谛。」《释菩提心论》云:「知此诸法空,而依业果者,甚奇此甚奇,稀有此稀有。」宗喀巴大师云:「若见世出世诸法,因果毕竟无欺诳,然所缘处遍空寂,彼入智者欢喜道。」彼缘起法及实体性,非于世俗毕竟所无、亦非可执自性所有;如是二事,俱堕边故。

    此中摄义:性空缘起义,见者善解脱,不达堕边见,尊赞见缘起。

    壬二、说一切法由缘起因故自性空分二:癸一、正宣说。癸二、显于彼诸敌者无过可得。

    癸一、正宣说分三:子一、一切诸法由观待有故说缘起。子二、由缘起故说性空。子三、若自性有说涅槃等应不成就。

    子一、一切诸法由观待有故说缘起。

    无待如空华,故无依非有,若性有彼生,待因缘相违。

    前半颂义,成立诸法定有观待,若无依待是事非有,如虚空花,毕竟绝无;诸有为法待自因缘,诸无为法待自支分。

    后半颂义,成立性空;谓依他起自性有者,彼生起时应不待缘,待因缘生与自性有成相违故。

    全颂合释,应作是说:不依待他,是法非有,若是有者,定有待故;无待之法,如虚空花,非是有故;有为诸法待自因缘、无为诸法待自支分方得有故。知是有为,例如苗芽,非自性有,观待有故;彼诸苗芽,若有自性,于彼生时复待因缘,成相违故。若无为法是自性有,自性有已,复待支分,亦是相违,随理应知。龙猛菩萨云:「自性非新作,亦不观待他。」又云:「自性因缘生,即是不应理。」

    唯识学者,有作是说:依他起法定有自性,是遍计施设处故,是圆成实所依事故;虽有自性亦依他缘,然不相违,自性是彼自不共体,所待之缘是助伴故。若依他起无自性者,应如空花毕竟无用,遍计、圆成二性应无,是即诽谤三种自性;又豆不应唯从豆生,豆亦不应唯生于豆,麦应生豆,豆应生麦,俱无不共自体性故;然实不尔,故说无性,道理不成。

    中观学者,有作是说:汝初所说,由是遍计施设处故、及是圆成所依事故,成立依他有自性者,于汝自宗虽说假法必依实说,不尔有谤三性过失,《深密》《瑜伽》教理成立;然于我宗,说《深密》等是不了义,亦不许假必依于实,一切皆是观待有故。

    又三性义,依《般若经》不同汝说,且止不论。

    汝第二说,依他起法,虽有自性、亦待他缘,不相违者,应问汝,彼之自性,是否依他?否则违宗。何以故?作他自性是世俗谛故非圆成,是实有法故非遍计,三性摄尽一切法故,是依他者所作之他为是何法?若云即彼前一刹那无间所有自体性者,应如是问:后一刹那所有自性,前刹时为有为无?若云有者,应成常住,不应道理;若云无者,自性新生,亦不应理,徒计自性有损无益。如是前性,后刹那时,有则常住,无则成断。

    又依他起自性本有、后待缘生,不相违者,则数论师说自性有、后待缘显,不应质难。

    又汝所许依他起法,根本要扼住诸种子;眼识新种所有自性,为以赖耶前刹那性为其亲因、抑以能熏前念眼识自性为因?若云眼识自性为因,种子自性应非赖耶,赖耶亦应非一切种,故不中理;若云赖耶前性为因,此种后生眼识自性,不应正理,赖耶、眼识互相违故。

    又唯识宗破外境时,以有方分破极微等,若即以彼有时分等,进破内心,悉同一例。如是破救曲折繁多,今且暂止,余处重述。

    又汝所说,豆生豆故应有性者,此亦非理。如眼有翳所见毛轮,毛轮等事虽无自性,然唯是彼有翳眼见,彼有翳眼亦唯见彼毛相非余,毛轮亦应许有自性。

    又豆生豆,豆有自性,是则此豆,唯从豆生,说是心生不应正理;若是心生,说豆生豆亦不应理。若云为顺世间说豆生豆,故依他起成自性有,亦应顺世说有外豆,是则赖耶徒计无功。

    若云外豆理破成无赖耶共种似外豆现,破外豆理能破内心,赖耶共种有自性者亦不极成。

    又感豆业,我虽许有,然不说彼实有自性,是故唯识对中观者立依他起有实自性,颇感困难,劳而无果。

    子二、由缘起故说性空

    是故离缘起,更无有少法,故说离性空,亦无有少法。

    是故二字,承前颂理,谓除缘起更无少法,是有可得,由前颂说,不待他法,毕竟无故,三句故字,承前半颂,谓大师说离性空外,定无性有少法可得,除缘起外,无余法故。凡是缘起定是性空,二谛非即亦非离故,前已略述,后当广说。

    如龙猛菩萨云:「何故非缘起,是法则非有,是故非性空,亦非有少法。」何故二字,是征起辞,非等八字,正以理答,次后二句,结成性空。

    子三、若自性有说涅槃等应不成就

    若法有自性,则说无涅槃,及无戏论灭,自性无灭故。

    此颂正说,若有自性,断证二德皆不得成;自性之法不可灭故,惑不可灭断德非有,由无断故证德亦无。

    问:若尔,佛于何处宣说?答:《般若经》云:「诸法下至有髪尖许是自性有,则诸菩萨摩诃萨不得现证无上正等菩提。」《象力经》云:「设若诸法有自性,胜者声闻应现知,恒法不应般涅槃,智者永无离戏论。」龙猛菩萨云:「自性有变异,毕竟不应理。」又云:「若此不皆空,应无有生灭,是则于汝宗,四圣谛应无。」戏论二字虽通二障,然重执有自性无明。

    总摄义云:诸法缘起故,说性空应理,不尔涅槃等,为说不成立。

    癸二、显于彼诸敌者无过可得

    故于智众中,发大狮子吼,数唱离自性,善说谁能难?

    由前所说,得大义故,无上大师,于诸智者声闻菩萨大众会中,发狮子吼,无畏无惧,数数唱说,一切诸法皆离自性。于此离性有正理成,于有自性正理能破。于此善说,余诸敌者,谁能求难?无可难故。如经云:「如狮依山无所畏,发大吼音惊余兽,人中狮子依慧度,于世间吼惊外道。」

    摄义云:故自尊莲口,说法本无性,狮音所宣说,于此谁见难?

    壬三、即由此理大师说是无上说

    (3)无少自性,及依此此生,建立皆成立,二不违随顺;

    即由缘起因,说不依边见,此善说即是,尊无上说因。

     

    此中二颂,总为成立大师妙说是无过上。但能成此是无上说所有正因,实亦多种;谓能仁说诸法无性真胜义谛,及说诸法由依此故此法生起、建立一切因果取舍皆得成立世俗谛法,能仁所说此二谛法,非但不违,而且随顺,此事能成大师所说是无上说。

    况字是遮遣,谓成世尊所有言教是无上说,不必待此甚深奥义;此第二颂承况字起,谓观行者,即由了知缘起因故,世尊说彼不依、不近、不堕有无、自、他、共生、无因生等种种边见,由此善说,即是成就圣尊所说是无上说无过正因。龙猛菩萨云:「作者依业有,业复依作者,除此缘起外,未见能生因。」《入中论》云:「是故由此缘起理,能断一切恶见网。」经亦云:「智者通达缘起法,是则不依诸边见。」

    摄义云:缘起故性空,诸建立皆成,说遍离边见,是为无上说。

    庚二、摄赞

    此皆自性空,缘此此果起,二决定更互,无障为助伴;

    除此更有何,为甚奇稀有,以此理赞尊,成赞非由余。

     

    若内有情、若外器世一切诸法,虽性本空,然亦由作彼彼善恶诸业为因,缘此业故,亦有此等爱非爱果,若异熟果、若等流果、若增上果,皆可生起;如是二种决定智见,非仅更互不相障碍,而且辗转更相助伴,由性空故方有缘起,由缘起故自性本空,除此甚深二谛法外,更有何事为最稀有?《释菩提心论》云:「知此诸法空,而依业果者,甚奇此甚奇,稀有此稀有」,是故能仁虽具众德,由此道理赞美世尊成殊胜赞无上第一,非由余德称赞能尔。

    或有问曰:既说性空是缘起义,达此义者,最为稀有,由此赞佛,是第一赞;若尔,应说此中道理。答:所问道理,文中广说。今于此处,略言总义。以空遣常,由现遮断,虽诸外道,无不尽同;唯由异宗,破斥异宗,非于自宗见自宗过,此亦内外无少差异;然由知空能除断空、由达缘起能遣自性,此是龙猛无上奥义,佛护、月称无等胜说,清辩、静命观力未及,所余内外更何待言?

    《入中论》云:「如是法皆空,亦由空性起。」缘起故空非极难解,空故缘起实属难立,藏地诸师由不善此,或断或常,其人非一。如由缘起引性空智,即由空因于缘起义决定智生。例如苗芽由无性故方从种起,种子亦由无性故方为芽因;若有自性、二性则异,自性异故、因果不成。故决定知,要是性空方有缘起,非自性法能有斯义。

    此宗精要极应知者,谓「有」、「性」、「有空」与「性空」四事差别。初后二句,此宗所许;中间二句,是所破斥。颇有一类不谙此者,见无自性说应尽无,见是有法执应有性,性空缘起势同水火,是人难达圣教深义;唯应暂以唯识等说方便接引护炼根器,于此深宗暂止莫学,免堕断常险恶处故。

    傍论且止。

    总摄义云:诸法自性空,作所作皆成,双运稀有教,礼宣说大师。

    己二、显示未能如是知者即是未达圣教心要分四:庚一、显受缘起不许性空是可笑处。庚二、显若有人执法实有是则外出圣教心藏。庚三、显受缘起又许性有成相违过。庚四、是故结成诸法如幻

    庚一、显受缘起不许性空是可笑处

    若有为愚使,与尊作仇隙,彼不忍无性,妙声有何奇?

    若受行尊语,珍藏缘起法,不忍空性吼,我说此为奇!

    此中呵斥许缘起法、反执自性内道诸师。谓诸外道胜论、数论、无惭顺世邪宗师徒,彼于能仁深怀仇隙、执为怨者,闻尊宣说缘起、无性二谛妙声,不能忍可、亦不信敬,反谤大师是非理说;彼等诽谤,有何奇异。何以故?彼等无智辨理非理、亦不了解真可依处,为极重愚蔽障故;又彼唯执自师所教,唯此为实余皆虚妄,是故彼等不忍妙说,不足为奇。若自内道能仁徒众,执法自性是谛实有,我说彼等是极奇怪、可羞耻处。何以故?彼已受行大师语中极珍宝藏缘起道理,然不忍受无上大师说一切法性空空性狮子吼故。此中唯除佛护师派,余皆在内。《辨了义不了义论》云:「妄说诸法常论外道,由其不许缘起理故,计谛实有,是自师宗,非奇性处;若已受行因缘生起缘起道理,执谛实有,是极笑处。」

    庚二、显若有人执法实有是则外出圣教心藏

    缘起是无性,无上引导门;若即由彼名,反执有自性,

    今有何方便,导彼众生趣,胜圣善行阶,无比尊喜道?

    此颂正呵由缘起理、反执自性,更无方便,能入胜道。谓大师说缘起道理,即是通达无自性义无上无比能引导门;若复有人即由此缘起之名,反执诸法有自性者,彼诸众生执药成病,于今更有何种方便引导彼等,令善趣入最胜圣者第一无比善履行阶、大师所喜真正善道?定无方便现前引导。何以故?彼等弃此能证解脱唯一因故。提婆菩萨云:「无第二静门。」《入中论》云:「外出轨范龙猛道,更无寂静善方便;彼坏世俗胜义谛,二谛坏故无解脱。」

    摄义云:达性空方便,即于缘起理,执性有众生,无性如何引?

    庚三、显受缘起又许性有成相违过

    自性无作待,缘起有待作;何能于一事,二无违和顺?

    诸许实有内道诸师,许自性已、又受缘起,不应道理。缘起、性有,何能同于一事之上二不相违、和合随顺?定应相违。何以故?自性有者,非可新作、如水热度,亦无待他、如长待短;缘起之法,则定有待及新作故。龙猛菩萨云:「自性非新作,及无观待他。」又云:「自性有变异,毕竟不应理。」

    庚四、是故结成诸法如幻

    故说缘起法,虽自性本离,然似(4)彼显现,此皆如幻事。

    故字承前种种道理,说字通下第四句文;第三彼字,指前自性;四句此字,曰缘起法。谓佛世尊说此一切缘起诸法,如同幻事。何以故?如诸幻师所幻象马,彼象马性虽本来无,由其咒力,似有象马显现可见;如是内外一切诸法,虽其自性本来远离,然由无始妄执性有无明障力,见有似彼自性显见,故如幻等。《三摩地王经》云:「一切诸法如水月,幻泡阳焰及电光。虽从此没趣他世,有情意生不可得;然所作业非断无,如其黑白成熟果。此妙理门细难见,唯是胜者所行境。」

    问曰:若尔,一切补特伽罗皆显现耶?答:诸异生类,凡有境现,皆如是现;彼相续中,无由少识不被妄执所染污故。于大乘中有学圣者、及二乘中一切圣者,若缘法性住等引时,于彼智前不如是现;尔时所缘唯真如境,离二取相,全离妄执所染污故。若从定起,现则仍现,有执、不执二种差别:谓七地前由未断尽烦恼障故,初从定起有定势力,境现自性、不执为实,定力散已,烦恼力故,时而起执;诸阿罗汉及八地上,无执着义。是中观宗月称之义,非唯识宗。

    于佛地中,自性不现,由其永害二障尽故;然佛智慧是遍现观,诸法于佛虽不显现为自性有,于余有情所现自性,佛亦现知,因彼显现是有法故。又佛亦现诸法如幻,但与有情幻义不同;谓佛永断二障垢尽,即以一心同时现量双见二谛。是故佛智无一刹那不住正定,如云:「那伽常在定。」即住现见义,义定中亦能现见一切世俗悉无自性宛如幻化。又即现前一念智上,就其现见有法世俗一分义故,建立彼名尽所有智;就其现见法性胜义一分义故,建立彼名如所有智。如是乃至建立四智、五眼、十力,皆就一智见境差别,非佛智体有其多种。不尔,则有非遍智失。八识转依、建四智等,非此所许。如是关于佛智问答,待译《宗派》及《地道建立》时,更当广说。

    摄义云:无待与有待,自性相违故,一切缘起法,尊说如幻现。

    己三、显示知已于大师处生起定量所引信敬分三:庚一、由其显说法体性故生起决定智见道理。庚二、由其止灭过失本故起定智理。庚三、由其通达所说义趣与安乐故起定智理。

    庚一、由其显说法体性故生起决定智见道理分二:辛一、由其显说法实体故无容他难。辛二、依缘起道于余圣教起定智理。

    辛一、由其显说法实体故无容他难

    说如尊所教,无有少敌者,能如法求过,善达即由此。

    何故由说此,于见不见事,远离增益执,及损灭过故。

     

    大师自说于如世尊所有言教,无有一二少数敌者、外道徒众,能如法理求获过失;我今善达,即由如来说此甚深缘起道故。

    问:说缘起道何故决定无过可求?答:无上能仁,即由说此缘起性空最胜道理,能于诸根现可见事色等诸法,及于不可现见诸法善不善业、前后生死因果等事,远离增益—执有自性、及离损减—执毕竟无二边过故。

    (问)如来言教为说何等?答:谓佛唱言,我是佛陀,具有十力证大菩提,是自智慧;又唱是言,我于今者诸漏永尽、得大涅槃,是自断德;又说诸行悉是无常,乃至涅槃微妙寂静,如是等教,皆依二谛,故无敌者,能求过失。

    辛二、依缘起道于余圣教起定智理

    缘起道因相,见尊说无比,由此证余语,是量起决定。

    我等末运薄福有情,能见世尊所有宣说非诸外道所能匹者,盖因见佛说缘起道为正因相,胜出一切人天魔梵及外道故;即由宣说缘起诸经无欺无诳堪依为量,例证如来宣说由施能感受用、由持净戒生善趣等诸余圣语,亦是定量,无有欺诳,起决定信。何以故?彼诸余语亦是三种观察所净无过语故,如说甚深缘起诸经。三种观者,谓以现量观现见事,以正比量观不现事,以圣教量观极不现。现见事者,谓瓶衣等;不现事者,声非常等;极不现者,业果理等。法称论师云:「正义无欺故,于余亦比度。」谓佛宣说缘起性空、涅槃等事诸要正义无欺诳故,于余所说业果等事,亦应度比,定无欺惑。

    摄义云:由说实体义,稀有缘起语,证余说成量,无过处亦成。

    庚二、由其止灭过失本故起定智理

    见如义善说,有随尊学者,衰损皆远离,灭众过根故。

    由背尊圣教,虽久依疲苦,后后过如呼,我见坚固故。

    稀有诸智者,善达此二别,尔时于圣尊,岂不从髓敬。

    无上大师,由自内智见如实义缘起性空,以大悲心发起圣言,随所应机善巧宣说。若有宿植善根有情,能随尊教学习取舍,谓住净戒、学闻思修、通达二谛甚深道理,贪等烦恼及生死等一切衰等皆得远离。何以故?由能灭除贪等烦恼众过根本我执缚故。

    若诸薄福愚痴有情,自无智力辨别善恶,或由恶友摄持力故,违背毁谤初中后善文义巧妙、无杂圆满清净梵行能仁圣教,妄依邪行,五火炙身、拔毛涂炭、跳崖沉水,虽经久时、依极疲劳、受极重苦,然于后后一切生中,种种过患恒所随逐,如自呼云「可随我来!可随我来!」等无有异。

    彼诸外道依极疲苦,何故不能断过患耶?答:由彼不知何为过本、而反坚固俱生分别二种我见不断舍故。

    稀有二字,叹美圣教。若诸圣者善能通达彼二差别,尔时智者于佛圣尊及佛圣教,岂不从骨髓中起信敬耶?决定起信。何以故?善知无上能仁圣教是一切种利乐根源,外道教规是过本故。如《超胜赞》云:「于外道教理,如如善思惟,如是如是我,益信尊依怙。」又云:「何故由尊教,从乐获安乐。」又云:「我非执佛党,非瞋数论等,若是如理说,敬彼为大师。」《赞应赞》云:「由流转还灭,及染污清净,此是勇者教,与余者差别;此唯一真如,彼唯虚诳法,尊教与余言,更求何殊异;此唯纯一善,彼唯障道法,尊教与余言,更求何不同;彼染极染污,此则能清净,是即胜依教,与他言差别。」

    庚三、由其通达所说义趣与安乐故起定智理

    纵于一分义,得少许决定,尚与彼胜乐,况尊众多说?

    噫愚坏我慧,于如此德聚,虽曾久皈依,未知德少分!

    然幸将近终,命相续未没,于尊略生信,想此亦善根。

    初颂赞叹圣教胜利,次颂自恨久未能知,末颂庆慰晚年得晓。

    况等一句,显胜果利不待多知;谓于世尊无量教诲,纵能于一少分经义缘起性空二谛道理智见信敬,亦能与彼信者胜乐,谓于将来当得涅槃、现前亦能令舍耽着不妄邪执起忧苦故;于尊所说众多教藏无量义理得决定者,与胜安乐固不待言,故以况字暂作遮遣。提婆菩萨云:「薄福于此法,尚不生犹豫;若能起疑念,亦当破诸有。」

    噫是悔叹,谓我智慧被彼愚痴所障坏故,于其具足如上所说、无量广大胜功德聚大师及法,虽昔久远少年出家归投依止,然于大师及所说教,少分功德亦未能知,岂不苦哉!然所幸者,今将近终,命根相续未能即没,由正教理于大师处,略生少许深忍信心,自想亦是宿世善根,定非侥幸之所能致。

    摄义云:灭众过根本,启诸利乐处,教诲缘起道,心礼彼大师。

    戊三、摄义

    说中缘起说,慧中缘起智,二如世胜王,尊善知非余。

    佛薄伽梵所说法中,缘起教说最为殊胜;一切慧中,达缘起智是极殊胜。如于世间有足无足、二足三足及以多足有情众中,唯有能仁胜出四魔,DB法王最为尊胜;彼二亦尔,说、智二事,唯佛世尊善能了知,非余外道劫昆罗等能知是事。诸慧中者,谓善通达五明处慧、四谛理慧、菩提分慧、缘起慧等,此中唯有缘起胜慧。《入中论》中说六地时,亦以通达缘起性空无生妙慧,是十度中慧度胜义。

    丁二、由说缘起门中别赞分三:戊一、宣说缘起道理及所为果。戊二、于佛能仁殷重修得。戊三、由是因缘求佛密意。

    戊一、宣说缘起道理及所为果分三:己一、能仁为令所化证得妙涅槃故说缘起法。己二、于是圣教应深敬持之因相。己三、显示所持圣教殊胜

    己一、能仁为令所化证得妙涅槃故说缘起法

    尽尊所垂教,依缘起性转,彼为涅槃故,尊无不趣寂。

    广则法门八万四千,中则圣语一十二分,约所说事摄为三藏,尽此一切无上圣尊所垂教诲,皆依缘起性理而转。

    依缘起说,有何必要?答:彼诸教法,悉皆为使所化有情趣涅槃故;能证涅槃首在断惑,烦恼根本起自无明,对治无明须达缘起,是故世尊无有不趣寂静涅槃而反增长惑业苦果无益之说。

    弥勒菩萨云:「若有具义法相属,为断三界烦恼说,显示寂静殊胜利,是大仙教我顶持。」此颂含有四辩才义,如前已释。

    己二、于是圣教应深敬持之因相

    美哉尊圣教!随至谁耳道(5),彼皆趣寂故,尊教谁不持?

    美哉妙矣!如来世尊所说圣教,初中后善,文义巧妙,对治烦恼随顺涅槃,甚深寂静光明无为,离「生灭」等八边戏论,缘起性空二谛妙法,犹如诸天最胜甘露,随至所化谁之耳根,彼皆渐次当趣寂静。是故智者,谁不喜乐、恭敬受持无上圣尊所说教法?

    己三、显示所持圣教殊胜

    能降诸怨敌,离前后相违,与众生二利,此教我生喜。

    世尊圣教略具三种最殊胜事,故我唯于此教法生喜,开示建立令其久住,非由偏党邪执之心。

    若尔,三种殊胜云何?一能摧伏外道怨敌,如大霹雳摧伏蒿草。何故见摧?答:由诸外敌不具正智,妄说常、断二边邪法,诳惑有情堕恶趣故。如来既是众生慈父,何故亦说外道为敌?答:如世慈父虽爱诸子,子若邪行,岂容不呵;又诸外道谤佛为非,故是邪众,假说敌名。二谓远离前后乖反、自语相违诸过失故,非同外道断常邪说。三谓能与众生二利,令于现时不违业果,依之取舍得生人天最胜生利,又令不迷缘起性空,依之修学得出世间决定胜利。即此三种殊胜事故,诸有智者,谁不乐持。

    戊二、于佛能仁殷重修得(6)分二:己一、能仁殷重修学道理。己二、如何发起欲证得心。

    己一、能仁殷重修学道理

    尊为求此故,经于无量劫,数舍诸身命,亲爱受用等。

    无上世尊于因位中,为度有情出苦海故,为证无上妙菩提故,为积集彼二资粮故,即为求此缘起诸法故,经历无量俱胝劫中,数施舍诸身寿命,及诸亲爱妻妾子女、饮食庄严、车乘国土受用等事,未曾稍起贪吝悔心,故此圣教最为难得。何处宣说如是等事?答:大小乘经处处见说;《本生论》中集说尤详。如《寶积经·护国问会》佛说颂云:「我于往昔无量劫,为诸众生求菩提。」又云:「舍于爱子及妻妾,亦舍资财七宝等,寿命国土及大地,为求菩提佛智故。」此为成佛而正出家。又云:「不惜身命投高岩,为求诸佛善言故,尔时亦无身命想,为成菩提大事故。」又云:「往昔慈悯于饥兽,身肉充济于八虎。」又云:「我昔曾见贫穷人,时我为王以身施。」又云:「我昔曾为尸昆王,有鸽恐怖来投我,我以身肉代彼命。」此说为求正法利生,施舍全身。又云:「曾作国王名月光,时有梵志名可畏,从我求索于身首,我无爱惜以愿施。」又云:「又作国王名知足,手脚柔软如兜罗,色妙清净如莲花,亦以布施众生等。」又云:「又作国王号华眼,一切瞻仰心无厌,如是妙眼用布施。」又云:「又作国王名信幢,两手柔软具轮相,时有人来乞我手,为求菩提用施彼。」又云:「又作菩萨名普瞻,见有一人病羸困,我于尔时生慈悲,以己血肉用施彼。」如是等颂,显为正法,施身支分。又云:「我昔修行为众生,曾作王子苏达拿,时有人来乞妻子,我不爱惜用布施。」又云:「我曾作王名狮子,身遇重病医授药,时有病人乞此药,我不爱命先施与。」又云:「又作国王名普现,有四天下多财宝,礼乐安稳男女盛,为求菩提用布施。」此说布施一切外物,为求菩提及与正法。如是等类,如经广说。

    己二、如何发起欲证得心

    由见何法德,如钩钓诸鱼,能引尊意法,未亲从尊闻;

    自恨善根劣,由彼忧恼力,我意终不舍,如母意随子。

    于此思尊说,相好胜(7)晃耀,光网遍围绕,大师妙梵音,

    此作如是说,能仁妙影(8)像,显现于意中,如月治热恼。

     

    初二颂义,显未值佛及亲闻法,故生忧恼。后二颂义,显仅忆想能仁胜仪,亦能治除忧恼之心。

    谓佛世尊由见何法殊胜功德,而能引夺世尊深意,令不自在爱乐欢喜,如以钩饵引钓诸鱼,令不自主,彼法即是缘起道理,能断生死流转根本;此法未能亲从世尊金口闻说,我善慧称自恨宿植善根微劣,由彼自恨忧恼势力随逐我意终不暂舍,如有慈母唯一爱子,其子忽夭,母意随恋、深生忧苦。又有释云:由彼自恨忧恼势力,令我此意随逐世尊终不能舍而暂忘息。又有本中作忧恼火,恒烧我意,曾不暂舍,如子忽死,母意烧然。

    于此二字,曰前忧恼;问此忧恼由何能除?答:我今思惟世尊所说《般若经》等缘起空义,想佛世尊昔在鹫峰人天海会无量众中,为显妙法最极殊胜应敬重故,能仁亲自敷设法座,于宝座上端正跏趺,相好胜妙晃耀无比,映夺诸天如暗铁色,令舍慢心成正法器;一一相好放无量光,遍照十方无边世界,令诸有意悉来集会;次光收回渐近尊身,光网一寻,周遍围绕;次胜大师,启百福口,发无扰动,悦耳称心,可爱先首,美妙分明,易可解了,可施功劳,无所依止、非可厌逆,无边无尽、微妙梵音,于如是事,作如是想,作如是说,由以如是追想力故,能仁妙像影现意中,即能益治所起忧念,如净月光治除热恼。广《菩提道次》回向颂中,亦说此义,恐繁且止。

    戊三、由是因缘求佛密意分三:己一、求觅之因相。己二、求觅之方便。己三、由何故获得。

    己一、求觅之因相

    于此奇胜教,诸不智众生,周遍起纠诤,如跋缚罗草。

    于此甚奇最为稀有缘起性空殊胜教理,见诸众生由无智力不善巧故,不能显了宣说;或有说为胜义非有,或有说为胜义有性,亦有说为真胜义谛俱不可说是有是无,如是等辈,势同魔众,各执自是,周遍纷纠,互相竞诤,如跋缚罗,乱而无绪。跋缚罗者,其说亦多,有师说是兔丝子草,或有说为拘执鼠草,亦有说为拇罗草等;然书正义,在取纷乱,故此诸说,悉不违理。

    己二、求觅之方便

    由见如是相,故我多励力,随顺智者行,数求尊密意。

    由见诸说互相是非如是乱相无一可凭,唯恐圣意依之隐灭,故我善慧名称吉祥,由闻思修、祈祷本尊众多门中,殷重励力,随顺智者龙猛、提婆、佛护、月称诸论师行,依彼堪为定量善说,数数求觅世尊所说缘起性空及有性等种种密意,非仅依文及不了义,便生喜足。

    己三、由何故获得分二:庚一、显示非由少力能得。庚二、由尊重恩始得道理。

    庚一、显示非由少力能得

    次于自他宗,修学众教时,后反以疑网,遍烧恼我意。

    由见佛意迁灭殆尽,次于自宗佛护学派,及于他宗清辩以下,乃至《俱舍》,无偏无党,遍学众教,尔时见彼诸师异说;然佛正意,为《俱舍》耶,抑经部耶?为唯识耶,抑中观耶?如是多途,难宗一是。求者之意,后后反疑,以惑稠网,遍极烧恼。

    《俱舍》说者,谓说一切诸法实有,由可析坏舍弃名觉,安立世谛,由不可尔说为胜义;初如瓶水,次如色受;宣说无有常一自在独立之我,五蕴假我是所许认,修道证果亦有不同。

    经部有二。顺教如前;随理行者,说有为法是胜义谛,是自相法,是实有体,皆有作用,无为世俗,共相假有,作用亦无;既许自证,又许外境,道果差别,余处广说。

    唯识略分教理二派。随教行者,许有八识,色等唯是识所变现,诸根亦约起识功能,三性之中,二是实有,真胜义谛是圆成实,小乘无依,身智俱灭,如来智灭,可许还起,三乘五性,定有差别,约无漏种,建立为性;随理行者,唯许六识,小乘无依,不许泯智,暂时虽许三乘五性,然其究竟,证大菩提。

    中观大别,可判为三,静命、清辩、月称论师。初说世俗外境亦无,世俗内心许有自性,唯许六识,同随理行;若就胜义,虽圆成实亦无自性,况依他等。三乘断惑,各有差别,此是不共他宗特说。清辩师许,与前多同,唯说外境世俗有性,其自证分世俗亦无;三性无性约胜义说,非遍计执世俗性无。月称师说,纵约世俗自性亦无,无性之义,此论广说。又不许识有自证分,声闻亦断诸法我执,约习气建立所知障,不动地上,始能断除。说三性义,依《般若经》。

    如是粗义,附述少分,余待将来译《宗派论》及《辨了义不了义》说。

    庚二、由尊重恩始得道理

    尊授记龙猛,释无上乘法,远离有无边,教轨夜开园,

    无垢智轮满,无碍游虚空,除边执心暗,映邪说星宿,

    吉祥月善说,白光鬘照显,由师恩见时,我意获安息。

    问:既为疑网缚而无解,今由何缘及依谁教而得知耶?答:能仁世尊于《楞伽》等显密经中,亲为授记,谓有苾刍,厥号龙猛,生于南方北达国内,宏无上乘遍诸世间,离有无边、建立中道,登极喜地,生极乐土,彼说教法,《中观论》等,依之求觅,能仁深意。

    问:后学诸师,所许不同,为更依谁学彼正义?答:龙猛教法文义洁白,如夜开花广大园苑,厥有吉祥月称论师,无垢智轮洁净圆满,无碍游历圣教虚空,除遣边执有情心暗,映蔽邪说常、断星宿。此师善说《入中论》等,皎白光鬘,照显彼义。

    夜开花园,喻龙猛教,待月光照,始能开敷。月称善说,喻诸月光;谓由此照,彼义遂显。无垢四句,述论师德,谓无垢智,满如月轮,遍达教义,如月行空,是自利德;利他德者,除暗破邪耳。吉祥二字,是尊称语,非论师号。若在显教,具福智粮,是吉祥义。若在密教,具空乐德,是吉祥义;又具幻身,与光明德,是吉祥义。若在佛地,二身二智,断证等德,皆吉祥义。

    问:月称论师,由谁解了?答:由十方佛智慧为体、曼殊室利尊重深恩,开发慧眼、见缘起理、知佛甚深究竟义时,我意极生无比欢乐,求觅疲苦今获安息。阿底峡尊者曰:「由何达空性?谓如来记别,见法性谛理,龙猛徒月称,以彼传教授,能达法性谛。」此说通达究竟法性真胜义谛,要待龙猛月称教授,非由余宗诸师所教而能证得。宗喀巴大师云:「开展无量诸圣者,智慧总摄妙音尊,无间殷重信仰师,恒住心中莲花内,由见经义如理说,造此甚奇稀有论。」此说恒依菩萨为师。

    乙三、摄义

    一切佛事中,语事为第一,彼复因此故,智由此念佛。

    能辨圣教心藏智者,应由如此称赞门中,以真信欲敬重胜解,随念佛陀能仁恩德。何以故?由于身语悲智愿等一切佛事,其中语事为第一故。何故第一?彼语事业胜余事者,复因宣说甚深缘起,能令有情渐断烦恼,导之令证菩提最胜利故。如经云:「能仁不以水洗罪,非以手除众生苦,非迁自证运施他,说法性谛令解脱。」

    甲二、结述造论因相福德回施分二:乙一、述造论因。乙二、福德回施

    乙一、述造论因

    随彼大师正出家,修学胜教未退劣,勤瑜伽行一比丘,于彼大师如是敬。

    此颂结述造论所以。谓有随顺宣说甚深缘起性空无上大师,知家过患,舍家出家,非由病难他逼切等,名正出家;出家俱戒,为基础已,次于胜者所有教法,以闻思修修学未劣,而得殊胜圆满究竟;又由增上心慧二学,精勤无间,住瑜伽行,我一苾刍善慧名称,即由如是开示宣说甚深缘起性空理门,于彼证得寿命、心意、资具、事业、受生、胜解、誓愿、变化、妙智、正法十种自在,及已证得三十七品菩提分法,四种无量、八种解脱、九次第定、十遍、八胜、无诤、愿智、六圣神通、四无碍解、四一切相清净、十力、四无畏、三不护、三念住、无忘失法、拔除习气唯一大悲、十八不共法、一切相妙智等,具此一百四十四种无漏法者,是为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无上无过第一大仙,以身语意,恳诚敬礼。

    乙二、福德回施分五:丙一、愿于一切生中善士摄受者。丙二、愿于大师及圣教理正信有情充满世间者。丙三、愿为生生不顾身命住持圣教者。丙四、愿勤方便增广缘起教法者。丙五、如是精进愿诸护法助伴不舍者。

    丙一、愿于一切生中善士摄受者

    遇此无上大师教,皆由尊重深恩故,此善回施诸众生,成善知识摄受因。

    五浊末运有情险恶,意动无非贪瞋、身语难发妙行,见取缚系,竞诤是崇,胜己嫉妒其德,微劣贱慢其下;智辩胜士多生净土、可依能仁迁影涅槃,正法住灭势悬一丝,有情乐本形类秋叶。于万难中,遇此难过无上能仁大师教法,又得通达缘起道理,是皆由曼殊室利身为尊重、语传教诫、心意加持深恩故得。今造此论善根为首、并及三世所集福聚,回施往昔数为父母、现前未达缘起众生,世世值遇真善知识,成彼慈悲摄受正因。

    丙二、愿于大师及圣教理正信有情充满世间者

    愿利者教尽有际,不遭恶分别风动,达圣教理于大师,获得信忍常充满。

    愿利益者释迦能仁所乘圣教恒住世间,乃至尽此三有未空最后边际,不遭无智薄福有情恶分别风吹击扰动,唯有极善通达圣教第一心藏缘起道理,于此大师获得信忍、智福有情,常恒充满。

    丙三、愿为生生不顾身命住持圣教者

    愿一切生舍身命,住持能仁妙教法,光显甚深缘起性,虽剎那顷不慢缓。

    易了不释。

    丙四、愿勤方便增广缘起教法者

    愿胜导者无量难,殷重为心所成办,由何方便令此增,昼夜专注恒思察。

    愿胜导者释迦如来昔于因位修菩提时历无量劫,数舍身首、国城、妻子,无所恋顾,无量难事,殷重依止,于如是教贵为心藏,精进修学之所成办,我今昼夜一意专注思惟称量审谛观察,当由讲说修行方便门中,能令如此甚深缘起教理久住,倍复增盛,饶益父母一切有情。

    丙五、如是精进愿诸护法助伴不舍者

    净胜意乐勤彼时,梵王帝释护世间,妙黑天等护法众,恒为助伴无暂舍。

    愿我由彼荷负圣教、饶益有情清净殊胜增上意乐,发起精进作彼事时,昔于佛前受嘱立誓护持正法,及善丈夫、娑婆界主、大梵天王、三十三天、因陀罗主,及持国等四护世间,并妙黑天、阎摩罗王、摩诃哥罗六臂、四臂、四面护法,如是等众,我瑜伽者所有使教,汝等应忆昔所立誓,恒为助伴勿得暂舍!

    第三科、论终总结

    由说甚深缘起门中,称赞无上大师世尊善说心藏,多闻苾刍善慧名称吉祥,着于雪山聚中,大雪山王阿得公家旁侧喇顶静处,又名尊胜洲,书者求寂虚空吉祥。

    释题如前。多闻等十字,是著者号。又此师号,世多称为宗喀巴者,宗喀是大师生处,巴是男声被诠人等,如吾国之者字,其实讳为善慧名称也。

    雪山聚者,藏地总名。大等八字,一山别字。喇顶静处,师所住止。

    著者之名书后出者,是依藏文原有之式耳。余文易知,兹不繁述。

    藏地诸宗中观最胜,然其各家纷执差别,宗喀大师学终多载,谁正谁邪久而未辨,后舍世事专意修行,曼殊圣尊数数教诫,依菩萨教为正见基,洞达佛护、月称正义,于佛世尊圣教心藏获得稀有殊胜欢喜,由此于佛发起无上深忍信敬,遂说此赞叹美如来。赞中所说是月称义,乐中观者宜勤披览。

    缘起性空义,为破无明说;见闻除暗翳,速证圣慧眼。

    本颂是宗喀巴大师造,苾刍释法尊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