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在线念佛
    在线诵经
    古琴曲赏析(三)《梅花三弄》
    发布时间:2011/7/24 20:40:12  点击次数:4383  来源:菩提佛网

    信息来源:钧天养和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很喜欢这一句诗,咏梅的诗词多不胜举,唯此句写出了梅的气魄。天寒地冻只当是休眠养息罢了,大势将至时,纵然是千里雪封,一弹指花开馨香散,天地间便都是春的气息了。

        梅花的无畏精神、梅花的淡定气质、梅花的清雅风韵……不知是梅花的美唯有中国人可以如知己般赏析,还是历代的文人墨客将国人的精神赋予了她,以至于再没有哪一种花可以如此淋漓尽致地映出中国古代文人的风骨。数不清有多少围绕梅花的文艺作品经世、传世,琴曲《梅花三弄》便是这样一首以梅花为题材的优秀音乐作品。

     
    《梅下横琴图》明•杜堇

        此曲琴谱最早见于明代朱权所辑《神奇秘谱》中,后被各类琴谱所收录,是许多琴家喜爱而擅长的琴曲,也是最流行的琴曲之一。关于此曲的由来,《神奇秘谱》中解题云 “桓伊出笛吹三弄梅花之调,高妙绝伦,后人入于琴”。一说此调原是东晋时名将桓伊的笛曲,《晋书》中称桓伊“善音乐,尽一时之妙,为江左第一。” 相传王徽之进京时,泊舟于清溪侧,船上有人认出桓伊正从岸上经过,王徽之因闻得桓伊的才气,二人虽素不相识,但还是即刻请人对桓伊说:“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当时的桓伊已是地位显贵之人,但却豁达大度地即刻下车,“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两人却没有交谈过一句话。自此,梅花三弄之曲调广为流传,而由笛曲转入琴调,据传是唐人颜师古所为,因此有《江梅引 • 忆红梅》:“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

        “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韵也。” 整曲《梅花三弄》音韵浑然天成,洒脱自在,以泛音来弹奏主调,并以相同的曲调在不同的徽位上重复三次,故称“三弄” 。这是我国古代音乐中的一种曲式手法,亦有“高声弄”、“低声弄”、“游弄”之说,而在此曲中,三次天籁般的泛音之声,更是展现了梅花次第开放的境界。

    若非一番寒澈骨,那得梅花扑鼻香。

     
    金农《梅花图》

        对于同一首《梅花三弄》,不同的琴家有不同的感悟,表现手法也会不尽相同,几经传承,载于各类琴谱上的题解也各有所云。

        明代杨抡所辑《伯牙心法》中题到:“若夫三弄之意,则取泛音三段,同弦异徽云尔。审音者听之,其恍然身游水部之东阁,处士之孤山也哉。”

        清朝秦维瀚的《蕉庵琴谱》解题为:“从容和顺,为天地之正音;而仙风和畅,万卉敷荣,隐隐现于指下。但新声奇变,稍近时俗,然恬静幽清亦古曲也。宋姜夔作疏影暗香二曲,亦祖此意,较之愈觉奇,有古淡之音。”

        而空尘和尚在《枯木禅琴谱》中则称此曲:“曲音清幽,音节舒畅,一种孤高现于指下,似有寒香沁人肺腑。需从容联络,方得其旨!” ……

        今演奏用谱有虞山派《琴谱谐声》的琴箫合谱,其节奏较为规整,宜于合奏;广陵派晚期的《蕉庵琴谱》,其节奏较自由,曲终前的转调令人耳目一新。亦有“新梅花”、“老梅花”只说,也都不过是爱梅之人的至情演绎罢了。只是无论手法派别有何差异,切莫失了梅花的天性与素志。
       
        顾梅羹著的《琴学备要》中指出,“最要注意的是:演奏时不可过急,有失梅花玉骨冰肌、寒香冷艳的风韵。又不可太缓,不称梅花傲雪凌霜、坚强御侮的特性。曲中四用长锁短锁,六用滚拂,七用泼刺的指法,都是曲情刚毅激切、奋发轩昂的处所。至于三弄的泛音,十次的轮指,七次的唤逗,和前后两度的往来掐撮,则又极尽柔顺清和,从容圆转的意致。这些地方必须深刻的体会,细致的处理,于刚激处虽宜以疾捷出之,仍要使有含蓄不太露锋芒,于柔和处固应以徐婉出之,仍要力避浮滑不流于油媚。然后孤高雅洁的风标,清奇古淡的音节,就可得心应手,从指下、徽间、弦上拂拂传出,奏者听者皆恍然身在孤山月下、罗浮道中,如真有暗香浮动,俨见疏影横斜,而超神入化了。”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唐寅《梅花图》

        春落梅枝头,而梅花岂止是报春而已,“清香传得天心在,未话寻常草木知。”一朵绽放的梅花,开在一百个人眼中,便是一百朵梅花。在志心变法的王安石眼中,那墙角数枝梅,便“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但对于命运坎坷的李商隐,却是睹物伤怀,“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可同样历经沧桑的扬州八怪金农,只用醇厚、稚拙的手法画一树老梅,“老梅愈老愈精神,水店山楼若有人。清到十分寒满把,如知明月是前身。”只有风流倜傥的才子唐伯虎倒是应了梅花的喜悦,折枝瓶中,还要“急须沽酒浇清冻,亦有疏梅唤客看。”……

     
    金农

     

     

        说来道去,不过是人自多情罢了。词人李清照曾说“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是世人的品格与胸襟难以与梅花相映成辉。艺品等同人品,没有超凡脱俗的品格如何演绎梅花的褪尽铅华,没有洁身自好的修养又如何表现梅花的傲骨高洁。若要将一曲《梅花三弄》弹得意与琴融为一体,人与梅合而为一,除去指上的功夫,还要琴人自身不断精进修持,心无杂乱得一个清字, 琴人便是那梅花了,哪里还用去感叹“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想那爱梅的陆放翁一定是读了《华严经》,才想学佛化身千亿于每一树梅花下,只是何必如此辛苦呢。“一切诸佛,跌坐一处,遍满十方无量世界。……放一光明,悉能遍照一切世界。”若赏梅花吗?指落音出, 便可“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