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在线念佛
    在线诵经
    深信因果—源源话说刀兵劫 (卢守中居士)
    发布时间:2011/1/18 4:41:16  点击次数:3034  来源:菩提佛网

    深信因果—源源话说刀兵劫
    卢守中居士著

    王昊、陈辛、徐冉输入校对

    ‘饥谨、瘟疫、刀兵’是为小三灾。小灾为灾,大灾为劫。下面我们专一地说说刀兵劫。其实所谓的刀兵劫就是战争。战争是很可怕的,战争对于人民来说是无情的灾难,所以叫做刀兵劫。现在世界很不平静,据新闻报道,全世界有四五十处大大小小的战争,也就是有四五十处刀兵劫,给人民带来奸淫烧杀、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灾难。数十年来我们中国人民饱受战乱刀兵之苦,从无穷的刀兵劫难之中渡了过来。我们讨厌战争,反对战争。

    追本穷源,刀兵劫的起因是什么?从何而来?

    依世俗的专家智者们的论说,是来源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法西斯、阴谋好战份子,等等。他们为了争夺权力、土地、金钱、资财、地位、扩展势力范围,必然采取战争手段。刀兵劫就来了。这种说法很对,一点不错,但还不是正根儿。

    依佛理佛法来说,战争——刀兵劫是缘于‘人心’。是缘于人心种下的杀业业因。为了说明问题,我们先说一件‘波琉璃王诛释种’的故事。

    琉璃王是迦毗罗国的邻国国王,一次忽然发动大军前来攻打迦毗罗国。这场战争从世俗眼看是有一定远因的。原来琉璃王是迦毗罗国释迦王族的外甥。按说有这样的亲情是不应该发起战争的。但是也正为有这种亲情才种下了这场战争的远因。琉璃王的母亲是释迦佛母族亲王蹻陈如家里的一名婢女。当时琉璃王的父亲很信仰佛教,皇后因病故去,于是派使臣去迦毗罗国向释迦王族求婚。但是释迦王室贵族对这个小国王看不起。谁也不愿把女儿嫁给他。当时佛的母舅蹻陈如没有女儿,家里有一名聪明美丽的婢女,为了顾全大局维持邻国的友好关系,就把这名婢女作为自己的女儿名义嫁了过去,被立为王后。后来生了波琉璃。当波琉璃十一二岁的时候,父王为了使他增长才干,就命他去外祖父家与释迦族的皇室子弟们一同学习。波琉璃对于释迦皇族的规矩不太了解。一天竟坐到释迦佛的宝座上去了。这个宝座除了释迦牟尼以外,任何人也不许坐的。释迦族的王子们见了非常气忿,就把他从宝座上拉下来打了一顿,教训了他,并在言语中辱及了他的母亲。印度的等级制度非常严格,婢女是平民贱女。王族对之是很轻贱的。言语之中流露出下等轻贱的语言,使波琉璃非常难堪。波琉璃不能忍受此辱及生母的奇耻大辱,一怒之下,带领下臣回国。立誓必灭释迦族,雪此奇耻大辱。这就是这场战争的远因。

    后来波琉璃的父王去世,波琉璃继承王位,精心练兵,兼并小国,国土扩大,兵力强盛。于是发兵前来攻打迦毗罗国,灭释迦族以雪前耻。迦毗罗国抵挡不住节节败退,一下包围了王都。当时佛正在患头疼病,释迦族及弟子们三次求佛救救释迦族的大难,佛也没有答应。王城被打破了,佛弟子大目犍连见形势如此危急,就把释迦族500人以神通装入钵内,置于云端。大兵进城以后血洗释迦王室,集体坑杀宫女上千人,非常残忍,然后引兵凯旋回国,并未占领迦毗罗的国土。

    大兵过后,佛弟子们对于佛的这次对亲族的劫难不管不顾很不理解,齐来问佛为什么如此。佛命大家都坐下来, 先给大家讲了一段久远的故事:

    在很久远很久远的年代以前,有一个很大的村庄,村边有一个大池塘。有一年是荒年,颗粒无收,人们没有吃的,村里人就拿网、罗、筛子都到池子里去捞鱼。天旱水浅,鱼也容易捞,把池里面的鱼鳖虾蟹螺蚌等等都打捞净尽了。连一条八九尺的大鱼也打上来了。全村人人吃到鱼鲜美味,只有一个人没有吃也没有打捞鱼虾,是一个三岁的小娃娃,他看到大鱼的嘴一张一张的在动,觉得很好玩,就用一根树枝打了三下鱼头。

    经过若干年代的轮回转世。今天,那村里的人都以共业转为释迦王族了。你们知道吗?波琉璃就是那条大鱼转世呀。他所率领的军队就是池子里的鱼鳖虾蟹螺蚌等所转,所以生有一股业因怨气,来灭释种以报宿怨。那个打了鱼头的小孩子,不是别人,就是我呀。因此我也头疼了三天。因我未捕捞、未吃鱼虾,所以不欠他们的血肉和生命。这是所造的定业之因才有这场浩劫惨祸呀。这就是所谓的‘定业难逃’哇。佛也管不了定业呀。

    这时,大目犍连从云端取下钵盂一看,里面的释迦族人都化为血水了。真是定业可怕,定业难逃。善哉。

    假使百千劫,所做业不亡;

    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佛理佛法是透过世俗肉眼之所见,而以因缘的慧眼来观照刀兵劫的因缘关系的。

    很明显,刀兵劫就是众生所造的杀生共业之因的杀业之果呀。

    既造杀生业,果报必被杀;

    天理有循环,种瓜就结瓜。

    杀心造杀业,杀业作杀因,杀因生杀果。这是很明显的道理,而人们却不相信。

    因果乃是唯物,寻根推理之说;

    种瓜种豆种菜,缘因生果不错。

    我们明了‘杀因造杀业,杀业造杀果’这一道理之后,也就知道如何免除刀兵劫的方法了。‘去除杀因,不造杀业。’自然就不会出现刀兵劫了,天下太平了。这可不是个小问题,非一人之力所能为。后面将专题论述。

    何谓四杀?

    ‘人杀人,人杀畜,畜杀人,畜杀畜。’是为四杀。四杀都是杀之因,而四杀之外,另有一种杀不是杀之因,就是‘天杀’。天然灾害致人、畜于死地是为天杀。如雷击、电打,雹杀、水淹,乃至龙卷风、泥石流、山崩、地裂、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致人、畜于死地,都是为天杀。天杀只有现在果,而无未来因。(天杀有前因而无后因。)

    何谓杀?

    以杀人工具致人于死地即谓之杀。(杀人工具是为‘凶器’,杀人者是凶手。)什么东西都可以做为杀人工具,都可以是凶器。手、脚、身体、水、绳、药、爪、牙、舌等等凡是用以致人畜于死命的都是凶器。

    杀者为凶手,工具是凶器;

    吉凶在心意,戾乖结凶气。

    杀又分‘有心杀,无心杀’二种。‘有心杀’是生了杀心,心在于杀而杀之。有心杀是为定业,有因必有果。‘无心杀’是没有杀之心,心不在于杀。无意而杀,目的不在于杀。无心杀是为不定业。其因果性为‘非因非果’。

    杀:

    1、有心杀——定业(有因有果)

    2、无心杀——不定业(非因非果)

    何谓非因非果?

    非因非果是由不定业所产生的不定因果,绝大部分的因都没有果,有的有果也是没有对相的不定果。所以是非因非果。

    譬如有一辆满载老玉米的马车,在马路上行走,而有的玉米会洒漏在马路上。玉米作为种子(因)种在地里,将来是必然有收获的(果)。农民把它种之于地,就是为‘有心之因’。现在玉米从车上洒在马路上,就是无心之因,是不会有收获的。(无因故无果。)但是如果在郊外,玉米洒在马路上,滚到草丛里,由于水土等的外缘,这个无心之因的种子,也会长出玉米苗来的,但是它毕竟长不大,达不到长出老玉米棒子的程度。(有苗而不结果。)再比如洒到马路上的玉米,滚得较远,滚到沟里去了。得到适当的土壤、雨露、阳光,不但长出玉米苗,也可结出玉米棒子。而这种果没有相对的因,不属于谁,只属于自然。是为非果。(果必有因,无因为非果。)

    再比如我们吃瓜的时候,把瓜子吐到地上了,或吃瓜时把瓜子吃到肚里了,又从大便把瓜子屙到地上了,也都会又从地上扎根长苗结出瓜来的。由于是无心的,(心不是为了种瓜)所以这果也是非因所生之非果。是‘不定果’。如果在你家的院子里当然就属于你了,如在野地就不一定属于谁了。

    ‘杀因杀果’亦复如是。

    比如我们出行走路,谁也免不了踩死个蚂蚁、小虫虫什么的。汽车在路上飞奔,更是有若干蚂蚁虫虫碾死是轮下。当然这也是杀,是无心之杀。根本没有杀之心。连知道都不知道,就杀了。这就是无心之杀。天理也不会定它的罪。死者也无处去伸冤。这就是‘非杀之杀,非因非果。’

    一者为杀,二者不杀,实性非杀,亦非不杀。

    杀与不杀,凡夫见二,智者所见。其性无二。

    比如我们看戏,看电影、电视剧、听说书,看小说,假如我们是看‘精忠说岳’的内容,当岳家兵将把金兵杀得落花流水、人仰马翻、伏尸遍野、血流成河的时候,心理就非常痛快,拍案叫好,认为杀得好。当奸臣张邦昌、秦桧之流,阴谋陷害忠臣良将之时,心里就非常痛恨不舒服,恨不得杀了他们。这都属于心生杀念、杀心勃起。‘杀’是对还是不对,人心自有判别。‘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有一首偈子说:

    世人多杀生,遂有刀兵劫;

    欠命杀尔身,欠财焚尔宅;

    离散汝妻子,曾破它巢穴;

    报应各相当,洗耳听佛说。

    不论何种杀,都是杀之业,都是刀兵劫之因。

    人们只看到刀兵劫的流血之惨,惊慌之苦,却看不见刀兵劫的杀戮宰割之因。

    刀兵乃是果,杀生即是因。

    今生造杀业,来生杀你身。

    我们先不看目前世界上的刀兵劫如何,先来看一下目前世界上人们所造的杀业如何。世界上可以说是四杀盈满、杀运亨通、杀气腾腾了。我们且看看人所造的杀业。‘人杀人’就已经不大是新鲜事了,就刑事案件所杀的人而言,每年全世界的加在一起,哪一年也有若干万条人命,抵得上一场大战争。战场直接杀人,就更是天经地义的了。人杀人是如此。‘人杀畜’就更是司空见惯不在话下了。鸡鸭鹅杀了以后挂在架子上出售,可说是挂尸如林,猪羊的尸体车拉船载堆积售卖,可说是伏尸如山。各种被杀的动物的尸体随处可见,家家都有。现代人的嘴几乎是无所不吃,也是无所不杀。‘吃前人之所不吃’。这也可说是一场‘吃文化’的大革命吧。‘蛆’是肴中‘肉芽’,‘蜗牛’是世界之名菜,‘蝎子’也是菜品,‘扇贝’讲究活吃。真是‘吃吃吃。杀杀杀。不杀不吃。不吃不杀’。人吃人这种惊世骇俗的事,现在也并不稀罕。真是

    杀气冲天 杀运遍地

    杀心盈满 杀业盖世

    既然满世界都是杀,杀的世界出现刀兵劫就自然不是什么怪事了。人们自己所造的杀业之因,今世受到兵劫之苦报苦果,也就不必怨天怨地了。‘自作自受’有何理说。可世上有等聪明绝顶的人造出言论,说这种杀与刀兵劫沾不上边儿,没有任何联系,‘因果报应循环天理’纯是唯心臆造,牵强附会。把两种不沾边儿,不靠影的事,强扯在一起,禁不住科学的实践考证,不可信。这种理论就把人们推向‘吃杀,杀吃’的造业深渊中去了。心安理得的去造杀业,受苦果了。善哉。

    人心私我 天理循环

    出入上下 苦乐生灭

    物质精神二法界 唯物唯心两无争

    唯物科学讲实验 唯心经验事有凭

    二法两端各有据 二法单提俱不通

    科学也是心成就 唯心无物也难成

    佛法否定二边见 非此非彼亦非空

    非是唯心非唯物 不二法门妙无穷

    人所造的杀业可以分为‘杀、吃’两个方面。杀是直接杀死,吃是吃肉。二者都是杀害了众生的性命。这在世俗社会来说是被肯定的,杀和吃都是天经地义的合理合法的,受宪法法律的保护。杀是正当职业,吃是正当享受。用现代语来说这是丰富人民的菜篮子,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是完全正确的好事。而佛法也并不否定人们的杀和吃,也不反对杀和吃。(只要不是杀人吃人。世俗佛法都无权干涉。)佛法也认为这是人们的一种福报。当然‘猫吃老鼠,狼吃羊,老鹰吃小鸡,虎吃野兽,大鱼吃小鱼,乃至虎狼吃人’。都是一种福报享受。不过佛法对于‘罪福观,苦乐观’,在教内另有一番见解,与世俗观点有同有不同。

    罪是现在四非 福有未来之果

    苦是乐报之苗 乐是苦报之根

    何谓四非?

    佛法有四非。就是《金刚经》所说的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修学《金刚经》就要‘非四相’。

    佛法的要义是在于理事平等。如果你的思想是以我为中心,一切围我而转,既生四大五蕴之身,即当吃喝享用为本,吃杀乃是经常应有之事,理所当然。这就是住于我相之非。一非也。如果你以人的资格高于一切。人嘛,就必然应该有‘吃杀’的特权,就是住于人相之非。二非也。如果你认为人以外的其他众生品等资格在人之下,天生是人的嘴边菜品。上帝《圣经》都如此说,吃是应该的。这就是住于众生相之非。三非也。如果你是为了营养摄生延长寿命补养身体而杀生吃肉,这就是住于寿者相之非也。四非也。这就是佛法的四相之非。住此四相就不是大乘人。即使修得神通,出现瑞相也仍然不是大乘佛法的成就。而是小乘佛法乃至魔法外道的成就。

    儒家也有四非。即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为你认为杀众生吃肉是完全合理合法。贪求山珍海味美食珍馐的享受,而不能割舍、不肯割舍、不愿割舍去。下不了决心,放弃不了‘杀吃、吃杀’。你就是不知不觉地被陷入四非境界中去了。处于四非而不知其非,不以为非。儒家的四非是自家修心正心律心之法,非常严格。眼见杀而心不见杀,以杀为是,即是‘非礼’之视。心中只有‘美食相’。‘杀生杀死哀鸣求生相,宰割解剖摘心去脏之惨相’,等等都被‘美食’的一个美字所化解了,都成为美的了。分明是悲惨哀愁的苦事,在你心目中都变成美事、乐事很有趣味了。

    悲惨哀号恨怨 熟视见而未见

    心贪美食享受 管它什么恩怨

    一美一切都美 眼前欢笑一片

    悲惨求生怕死的哀号,你听了却化为福乐享受之歌,满桌血肉尸体,化作美味珍馐,换来划拳行令喜庆之声,赏心悦耳,是为非礼之听。屠夫宰杀手艺巧、厨师烹调技术高,喝彩赞扬声不断,是为非礼之言。生宰活剥刀刮鳞,剖腹去脏烹炸煮,是为非礼之动。‘美食’二字把你的心陷入四非之门,而不自知。

    我们看‘福’字写到最后是个‘田’字,田是果字之首。我们佛教徒应该知道,我们目前所享的福报,乃是造业。当你享受完了它就变成将来的业因了。因果是相寻的,今生之因就是来生之果,今生果所成之因,就是来世果所生之苗。所以福字的最后是一个田字。这就是福有未来之果。你现在所享受的美食之福,分明造的是杀生之因哪。未来的果当然也是杀果了。现在是你杀它,吃它的肉,是你的享受福报。未来之果呢?如何?

    它受苦了,被杀了。被烹调整治为美食了。苦呀,恨呀,冤呀,太苦啦。这种苦业苦为因,将来来生所生的果也是如是。这就是所谓‘苦是乐报之苗’呀。所以‘苦’字是草字头。苦是将来乐的苗头呀。‘乐’字的下一半是一个木字。木在下是为根,上边是乐,乐的根是苦呀。瓜是甜的,其根是苦。现在乐之因化为将来苦之根。

    罪福两相照 苦乐两相循

    天理元平等 因缘果报云

    ‘杀业、杀因、杀气、杀心’如果多了大了。必然出现刀兵劫。这是天理呀。既然是天理,我们明天理的人也就不害怕。‘劫数难逃’大劫临头我们才想到‘自己是不是劫中人’,想到躲劫避难,岂不是临渴掘井吗?

    刀兵劫可以消免吗?

    回答的第一条是‘可以’,第二条是‘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凡是所谓‘劫难’,都有两因,都是由‘人心、天理’两种因素构成的。而世俗的观点,唯物眼光总是把‘天理’排除在外。所谓‘人心’就是人心定业。所谓‘天理’就是天理循环。

    人心造定业 天理有循环

    形成共定聚 就是大劫难

    天理不可逃 人心有回转

    因与果之间还有一段‘缘’的联系,因才能形成果,产生果。这个‘缘’就是人心回还的余地。由于人心的回还,使未来的果消灭或转变,所以我说‘可以’。

    比如我们在地里种上了高粱,而心中有所悔悟,觉得这块地不适宜种高粱,秋后必定会大大减产乃至颗粒无收,白白浪费种子和精力。怎么办?下决心毁掉这块高粱地,改种其他农作物。这就是毁掉高粱之因,灭了高粱之果,转变为另外的因果,这就是

    趁它果未成 转换其因缘

    天机因缘果 可以有回还

    劫难定业的消免亦复如是,悔者悔也,定业可悔。劫难也可悔,但是刀兵劫乃是最大的劫难,普遍性的灾难。非一人之力所能回转的。少数人之力也难以回天。所以我又说‘不可以’。

    刀兵大劫是在一定的大范围之内,乃至全世界。根本形成了主义、学说、集团、专家、首脑……等等好战因素。好战的精神力量、物质力量也都有充分的准备、积蓄、发展、进化。形势如此,要想天下太平是不可能的。

    佛说:‘苦、空、无常、无我’之法。佛教化人是使人脱苦。刀兵劫也是人生大苦,佛法也能使众生脱此大苦。

    千百年来碗离羹 冤深似海恨难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 但听屠门夜半声

    这就是佛法的声音。点清了刀兵劫的根本原因是杀、是吃。小小的餐桌就是刀兵相见的战场呀。碗里羹就是死者的血浆肉 啊。不是吗?二者无有区别。

    佛法点清了刀兵劫的原因,也指明了弭消劫运的方法。戒杀、放生、吃素、忏悔、了断杀业、求佛法化解冤怨,这就是弭消刀兵劫的根本大法。

    五戒第一是戒杀 持斋把素入佛家

    慈心忏悔自身业 解脱怨恼乐无涯

    谁信行谁得解脱。一人信行一人得解脱、一家信行一家得解脱、一方信行一方得解脱、一国信行一国得解脱、全世界信行天下太平。没有刀兵劫了,大慈大悲之风遍覆世界,岂能不太平呀。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形势如此,绝对不可能。

    所以佛教的收容弟子很是宽容,只受‘三皈’不受五戒也可算是佛门弟子(但这不是入门弟子,戒是佛教之门,不受戒不是入门),而受五戒也很宽容(佛门五戒也很严谨,‘杀、盗、淫、妄、酒’之外,也不许吸烟、赌博、吸毒等等)。受不了五戒也可以受四戒、三戒、二戒,乃至一戒。杀戒、酒戒,不能戒可以不受。讲杀戒的时候也很宽容。按说佛门的戒杀乃大戒,很是严谨,第一不杀一切众生,第二是不吃一切众生肉。而现在的佛门法师在传授五戒讲戒杀生的时候,有的竟说‘不杀人就是了,其他众生可以杀’,吃肉就更可以了,有的比较严一点的法师则说‘一切众生皆不可杀,但可以吃肉,不自杀生可以买肉吃’。这就是放宽了佛门收容在家弟子的尺度,使他们入门以后,施以导化,令其自觉深入。

    迷人贪口福 不肯信佛说

    杀吃以为美 福报享受得

    因缘果报论 认为是妄说

    焉知造杀业 演出刀兵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欠命还命,欠债还钱’,‘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种语言在过去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俗语话,成了口头语,就是屠夫也怕因果报应,所以他们在宰杀的时候也有几句开心祝语是:

    猪啊羊啊你莫怪

    你是人间一道菜

    他不吃来我不宰

    你向吃的去讨债

    你看,他把主要责任推倒吃肉人的身上。杀者说:‘他不吃,我不宰’是杀者不负责任。而吃者也说:‘他不卖,我不买’是吃者也不负责任。那么责任岂不落在肉贩子身上了吗?而肉贩子也是买来卖去不负责任的。说来说去责任岂不落在猪羊身上,因为他身上有肉,所以是菜货,就该挨宰。

    阿弥陀佛,善哉。

    问道诸君,这是高等迷人,地狱种子所造成的戏论啊。这是不合天理迷惑视听的邪言魔语,你要是把这种妄言鬼语信以为实,或是以此种言语开佛法天理的玩笑,冲淡佛法天理的作用,迷惑视听,你就是开通了地狱之路。

    天理玄微平等,自有金科玉律,不是世俗戏论可以任意评说。戏论讪辱天条,当有割舌之报,‘吃肉还肉,杀命还命,贩肉赚钱加倍还钱’,天理如此。

    从前有个普庵祖师,是个显密双修有大神通的著名高僧,为当世人民之所敬仰。现在教内通行之普庵神咒就是普庵祖师所留,他是佛教史上流传的著名人物。当时有个虔诚的女信徒,常去听他说法。当时普庵祖师屡显广大神通,人所共知,呼风唤雨随心如意,天龙鬼神呼来唤去。这个女信徒的丈夫是个屠户,也要拜拜普庵祖为师修学佛法,答应妻子改业吃素,要求妻子引见。妻子引他见了普庵师。普庵祖说:你是个屠夫,杀业太重,能完全听我的吗?如果不能就回去吧。屠夫虔诚表示一定改业长素奉佛修法。普庵说:好,你回头看看。他回头一看,见有许多他所杀的畜生牛羊鸡鸭等等,个个眼睛瞪圆,凶光暴露。吓得他赶紧给祖师磕头如捣蒜,哀求祖师收为弟子。祖师就传戒传法于他,收为弟子,他再回头看时,这些冤魂不见了。从此他弃业改行,长素奉佛,精进修法。

    这个改行修佛的屠户,我说他不是寻常之人。他是过去世曾经多世亲近过佛教的人,所以今世才能翻然悔悟,跳出世俗网,走上修佛路。但是他是否就免去了他所杀的‘生死冤债’?我说他并没有免消,这要在他以后的忏悔修行中逐步化消。要积劫的修行不退,才能化消。杀的业报不是一世两世十世百世所能消除的,佛法也是暂时的推迟。所谓‘假使千百劫’就是此意。

    问题复杂 暂不多说

    清净法眼 莫信魔说

    假魔说佛 假佛说魔

    不二法眼 非佛非魔

    佛法既然可以消业脱苦、弭消劫运,那么为了解脱个人的罪苦,免消刀兵大劫,我们该如何去做哪?

    皈依佛,灭杀因,协力消杀运。

    弭消劫运消灭刀兵劫,是平天下的大业,是佛家业,是大乘菩萨的家业。不是一人一家的小事,不是简简单单的事,这里我提出一个最低要求和一个最高要求。最低要求是为起点,谁都作得到,最高要求是为远点,为了达到消免刀兵劫这个美好的目的,我们就要从起点修起,奔向最高要求这个远点,不断努力,以求达到弭消劫运免刀兵劫,天下太平。

    最低要求—不作佛门散沙。

    第一要求是信佛皈依,作个佛门居士。(根据条件形势如无条件或条件不备、形势不许可,也可暂不皈依,但也要傍住僧团作一个记名居士)以佛为师而学佛。

    第二要求是戒杀,不伤一切众生命。

    第三要求是吃素,不吃一切众生肉。

    第四要求是念佛,心不忘佛,常作善事佛事。

    第五要求是口不出恶言恶声,不说秽言,不骂人。

    这最低要求就是这五条,都很容易作到,谁都作得到。

    我们从这五条最地标准做起,向最高标准步步向前迈进,祈求世界和平消弭战祸。

    最高要求:

    这个最高要求,是为了弭消刀兵战祸,对每个人提出的最高要求。这个最高要求就是慈心向佛修善果,悲心接物不杀生。以佛法修持来说,它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一个可以达到的远点。

    第一条要求就是‘受圆满的三皈五戒’。

    三皈:

    皈依佛,以佛为师,不皈依外功、外法、天魔、外道之师。

    皈依法,修学佛门正法,不修外功、外法。

    皈依僧,亲近佛门正法僧团,常请开示。

    五戒:

    杀:不杀众生,不吃众生肉,慈悲放生、护生。

    盗:不私取他人财物。

    淫:不邪淫,待人以礼。

    妄:不妄语、绮语、恶口、两舌。作到无口过。

    酒:不饮诸酒。

    在此皈戒之外,还附带提出有关清净身口意业,端正做人的要求。第一是不虐待众生,第二是不吃五荤菜,第三是不吸烟、吸毒,第四是不赌博,第五是虚心不骄人。

    第二条要求是虔心礼佛,念佛经咒,修佛正法。

    第三条要求是依附亲近僧团,求闻佛法真理,悟佛圣道,精进修持,善度于人。

    这就是所谓的最高要求。其实谁都能做到。达到这一要求之后,再步步前进永不退转就是走上成佛之路了。‘成佛’才是佛教修行的最高标准。

    ‘弭消刀兵劫’乃是人间胜事,非一人一时之事,乃众人万代之事。必须有个大众共依的僧团组织才行。同心同愿加入僧团,同心协力努力不懈,共同扶植这个组织才行。组织的扩大就是消劫的法力增强。目前佛法似如散沙,各行各是,没有凝聚力。如有同心的僧团组织,群策群力,自然弭消劫运的法力也必然扩大增强。

    杀因既灭,杀果不生。

    世界同心,天下太平。